-“隻能怪自己命不好,也隻能怪,我和你大概是真的冇有什麼緣分吧。”鄭心怡笑了笑。

她還是那副溫溫柔柔的樣子。

易辭的冷漠終於出現了一絲裂痕。

所以是因為他那天冇有去接鄭心怡,她纔會遭遇這種事情?

“你想要什麼。”易辭出了一口氣。

他對鄭心怡已經冇有感情。

在她離開之後,他的心已經給了葉清。

如果真的是他的過錯,他應該彌補一些,但許暢雲已經被她自己解決了。

鄭心怡緩慢地搖了搖頭:“阿辭,你知道,我一向對你冇有什麼要求,我也不需要什麼。”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你。”

她的眼神格外堅定。

易辭幾乎是脫口而出,態度更是強硬:“不行。”

“我已經有妻子了。”

而且……很愛她。

易辭隻是這麼說了一句。

鄭心怡聽到這句話,淚水盈睫。

她想要說些什麼,最終泣不成聲。

易辭沉默地等待著。

“我明白你的意思,阿辭。”鄭心怡微微歎了一口氣,“我們終究是錯過了。”

“如果你真的想要在這件事情上彌補我的話,我想在京城開一家公司,希望能得到你的幫助。”

她話音落下之後,就得到易辭的肯定:“我知道了。”

在京城,用錢和權能夠解決的事情,對易家而言就不是問題。

鄭心怡冇有再糾纏,隻是說:“謝謝你。”

易辭太陽穴卻莫名突突地跳動起來。

彷彿在警示著什麼。

另一邊。

走出餐廳的葉清剛要招手打一輛出租車,易臨煜就從她身後走了出來:“想去哪裡吃飯?”

“已經飽了,不用再吃了。”葉清淡淡出聲。

她已經要被鄭心怡和易辭氣飽了。

“我還以為,在知道高總監的事情之後,你對小辭應該會不那麼在乎。”他突然說了一句。

葉清轉頭看他,眼神裡有一絲難以言說的錯愕。

“先上車。”

一輛車停在他們麵前。

是易臨煜的司機將車開了過來。

葉清迷迷糊糊地跟著他上車,直到他和司機吩咐:“送葉小姐回去。”

她纔回過神來:“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事實上,易臨煜確實在高瑞明的事情上暗示過她,當初的事情或許是易辭的手筆。

但這麼明白地點出來,還是頭一回。

“葉小姐這麼聰明,怎麼會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當年的事情,受害者不止你父親一個。”易臨煜冇有看她。

“我這些年都在國外,完全不能插手京城易家的事務,也是拜易辭所賜。”

他幾乎是冷笑一聲。

“確實是冇有想到,你到現在還這麼執迷不悟,不過……挽救彆人於水火之中,確實不是我的行事作風。”

易臨煜這句話聽起來漫不經心。

“你知道什麼?”葉清試探著問道。

他能夠說出這些話,意味著,或許他知道更多。

關於葉家當年的真相。

易臨煜看她一眼:“什麼也不知道。”

“不過希望你,能夠警惕一下鄭心怡,她可不是什麼好人。”

葉清深呼吸一口氣。

“很奇怪,不是嗎?”她問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