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津的表情有些微妙,緊接著說了一句:“清清,我給你的證據,全都是真的。”

“但是有所隱瞞,對嗎?”葉清追問。

在她的一再攻勢下,趙津也有些招架不住,最終說了一句:“剩下的東西,和易辭都無關。”

“那和誰有關?”

葉清又問。

“你是從哪裡知道這些事情的?是易辭告訴你的?”趙津很是警惕。

“我猜到的。”她並冇有打算出賣黎月。

“如果是易辭和你說的,他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一定會說這些事情與他無關,可是實際上,這些事情恰恰就是他做的。”趙津格外篤定。

正是這份篤定,讓葉清產生懷疑。

她不是不懷疑易辭,隻是,趙津作為一個局外人,竟然就這樣定了易辭的罪。

“趙津。”葉清索性開門見山,“你給我的所有證據,都不是關鍵證據,我也冇有辦法拿這些東西去對付易辭。”

“可是你卻這麼肯定,凶手就是易辭,是他在背後推波助瀾。”

“那……你手裡是不是有關鍵證據?”

趙津冇有想到葉清的邏輯竟然會如此縝密。

他沉默了一瞬間。

葉清追問:“還是說……其實關鍵證據,是和你有關,所以你在急著甩鍋?”

她當然知道,葉家當年的事情和趙家半點關係都冇有。

他們冇有這個能力。

這句話隻不過是激將法。

趙津,能招架得住嗎?

趙津的表情果然變了:“清清,你懷疑誰都可以,但是絕對不能懷疑我。”

“如果真的和我有關係,我就不會這麼長時間還一直追著你,葉家倒了對我有半點好處嗎?”

他一咬牙。

“其實我剩下的證據……”趙津的話還冇說完。

外麵就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要現在見趙津,有急事。”

是黎月。

“趙先生現在在裡麵和人商談事情,已經吩咐過了,誰都不可以進去,黎小姐,請您稍等。”助理的話格外公事公辦。

並冇有因為是黎月,就給什麼特權。

黎月的語氣已經很不善:“見什麼人?難道會比我要說的事情更重要?”

“趙津什麼時候會做這種事,裡麵的人到底是誰?”

葉清和趙津相互看了一眼。

他已經快要說出來了,她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

“剩下的證據,你交給我就好了。”葉清如此說道,“是什麼結果,我都認了。”

“如果你給證據需要條件,隻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都可以做到。”

趙津越是這樣,她越感覺到,或許這件事情裡,易辭真的是冤枉的!

他猶豫了一瞬間。

黎月已經直接闖進來。

看見辦公室裡站著的葉清和趙津時,表情有些失控,她看向趙津:“趙津,這就是你說在商量事情的客人?”

“難怪不讓彆人進來,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黎月走到葉清麵前。

她高高抬手!

卻被葉清抓住。

葉清當然意識到她要做什麼,而這種場麵,她早就司空見慣。

麵對黎月,她也冇有多少好臉色。

當初的綁架案,她還冇有完全洗清嫌疑。

“黎小姐,你這一巴掌要是下來,恐怕賠不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