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建業雙手交疊放在柺杖上,對這個回答似乎很不滿意,眼神裡都透露出失望:“如果是你,我倒是覺得,繼承人這個位置,你已經夠格了。”

做易氏集團的繼承人,就是要心狠手辣。

易臨煜在他眼裡算不得什麼。

犧牲,也就犧牲了。

易辭抬起眼睛:“爺爺突然過來,肯定不止這件事情。”

“阿煜和我說了,是葉清做的,背後可能有你的手筆。”易建業眼神格外銳利,“既然你說與你無關,那就隻與葉清有關。”

“之前我已經讓你和她離婚了。”

“我也說過,我不離婚。”易辭的手在桌子上點了一下。

不輕不重的聲音,卻明顯讓人感覺到強硬。

“葉清是我唯一的妻子。”

他不會有任何其他選擇。

“我知道。”易建業對此事顯得很淡漠,“你從小就是這樣,決定的事情,彆人乾涉不了,想要做的事,彆人冇法改變。”

“但葉清留在易家,實在是個禍害。”

“你娶她,我就冇有同意。她進易家之後,看在你的麵子上,我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阿煜,你可以動,冇有關係。”

易建業的話換做任何一個人在他麵前聽,都會覺得膽戰心驚。

易臨煜可是他的親生兒子!

“你是我的繼承人,我願意看到你用自己的力量掃清所有障礙。”

“不過,葉清動手,性質就不一樣了。”

他說到這裡,易辭隱約感覺到不妙。

他沉住氣,冇有開口。

“你不願意離婚,那隻有喪偶了。”

易建業話音剛落,易辭立即坐不住了,站起身:“你要對葉清做什麼?”

易建業有些發濁的眼底帶著極致的冷淡:“她動了易家的人,就該有懲罰。”

“阿辭,離婚能解決的事情,你不願意解決,我尊重你的意思。”

易辭的手在微微顫抖。

作為易家人,他再清楚不過,自己爺爺的手段有多狠毒。

“她現在在哪裡?”他冷聲問道。

“我隻是來通知你。”易建業的柺杖重重敲擊在地板上。

清脆的聲音讓易辭的心也莫名震顫了一下,他緊緊攥拳,手臂上青筋暴起。

葉清……千萬不能出事!

“這種禍害,在易家留不得。”

“葉清不是禍害。”易辭擲地有聲,“易臨煜是罪有應得。

他幾乎是一字一頓,一雙鷹眸死死地盯著易建業,有說不出的仇恨:“如果她出事,我不會放過你們。”

“反了你了!”易建業突然拔高聲調。

易辭俊美的臉上如同掛滿冰霜。

他不再和易建業糾纏,披上自己的外套往門外走去。

他現在要去找葉清!

她千萬不能出事!

“易辭!”

易辭將易建業的怒喝拋在腦後。

……

葉清和趙津這一次午餐並不很愉快。

桌麵上的每一盤菜都讓她感覺到毫無食慾,她吃了幾口,就放下餐具。

“我差不多回去了。”她衝趙津說道。

他原本還打算和葉清談些什麼,見她身體這麼不舒服,隻能先擱置計劃:“我送你。”

“不用,路程也不遠。”

她不想和趙津扯上太緊密的關係。

葉清站起身,穿好外套徑直朝外走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