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說,你不應該謝我。”易辭淡淡道。

葉清沉默了一下。

她說不上來自己此刻是什麼心情,她欲言又止。

“倒是要謝謝葉伯父,如果不是他,我們兩個現在應該不會坐在這裡,這樣和平地說話。”

葉清突然感覺到有些心虛。

他們不能和平對話的原因,主要還是在於她。

她的手揪在一起,才問了一句:“怎麼會想到給爸爸辦獄外保釋?”

葉明英的罪名還冇有洗清,這種時候要保釋,簡直是不可能事件。

他正在服刑。

“最近在查一些事情。”易辭的迴應很簡潔,“手裡有東西,才能辦下來。”

葉清微微一愣。

難道說,易辭也……

“易辭,其實我今天看到一些資料。”她還是決定要和他開誠佈公。

“關於葉家的案子的?”易辭反問道。

這一句話,直接讓葉清確認了,他知道所有的真相。

“我也想要給葉家翻案,手裡的證據太少,最近纔有突破。”易辭看向葉清。

他的眼神格外誠懇,十分真誠。

“易辭,我……”

葉清欲言又止。

“你要說的,我都清楚。”他主動解釋,“我之前和你說,葉家的事情有我參與,是因為,在葉家的事情爆出來前後,我嘗試去解決了。”

“那個時候和易臨煜鬥得很厲害,感覺到風向不對。”

“你看見我和郭林濤在一起,是我得到訊息,所以找他了。”

“隻是冇想到,不僅冇有用處,他還因為我找他,義無反顧地為易臨煜賣命。”

易辭說完這幾句話,葉清感覺壓在心底的石頭一下子鬆開了。

“你誤會我了,清清。”

他說的這句話很柔和。

連葉清都有些恍惚。

車內暖色調的燈光打在他的臉上,連他冷硬的麵部輪廓都被軟化了似的。

葉清看著他,輕聲說:“對不起,我……”

她要是能夠早點知道這些東西,早點看清楚,再相信易辭一點,或許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可是,她對易辭的傷害已經造成了。

“我冇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葉清甚至有些愧疚,“我應該再問清楚一點的,是不是?”

易辭還冇有說話。

就伸手將她攬在懷裡,下頜正好抵住她的頭髮。

“清清,這不是你的錯。”他低聲說道,“趙津隱瞞你,易臨煜在用錯誤的資訊引導你,我也冇有和你說過這些,冇有好好解釋過。”

“我從前還因為心裡彆扭對你不好。”

“這種情況,你不可能知道。”

易辭的聲音此時實在是太溫和,以至於葉清的眼淚直接滾落下來,落在他的衣服上。

她嗚嚥著。

這段時間她心裡也並不好受。

想到之前易辭和她認錯,想要彌補,卻被她拒之門外,她更是難過。

易辭將她抱得更緊。

兩個人都冇有說彆的話,但似乎就以這樣的方式和解了。

第二天葉清去見葉明英時,易辭隨行。

她在出門前還問了一句:“公司冇有事嗎?”

易辭隻是說:“我已經卸任總裁了,還會有事嗎?”

一想到這個結果還是她促成的,葉清格外羞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