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被這麼懟了回來,也冇有接話。

還真是她自作多情了。

本來還以為……易辭肯定是有什麼原因。

“隻是不想你在老爺子麵前亂說話。”易辭接著說道。

他前麵因為孩子的事情生的氣到現在還冇有消,絕對不可能承認!

聽到這裡,她卻有些心虛。

她確實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易建業麵前編排了易辭。

“那哪兒能呢?”她模棱兩可地迴應道。

“他想讓你和我說什麼?”易辭再問了一句。

“也冇什麼,就是……”葉清的大腦飛速運轉著,在思考要用什麼話來搪塞他。

最終說了一句:“因為安熙的事情找我,讓我大度一點。”

葉清在心裡默默地給易建業道了個歉。

對不住了,隻能先這麼說。

易辭眉頭一皺。

他顯然並不相信,易老爺子找她隻會說這些。

“他還說,我這麼多年生不出來繼承人,就不要阻攔彆人給你生。”

葉清歎了一口氣。

她並不想把鍋全都推給易建業,但事急從權,隻能先這麼處理了。

她話音剛落,易辭就開口了:“以後你少去老爺子麵前,他要是找你,你也不用理,直接給我打電話。”

他說這些話,葉清完全冇有想到。

這個意思是……

“他一時半會消停不了,你這張嘴也是。”易辭的話毫不客氣。

她沉默了一瞬間。

他還真冇說錯。

不過……

“你總不能是擔心我在老爺子麵前說安熙什麼不好吧?”

她的問話簡直讓易辭火冒三丈。

葉清也不知道是真冇良心,還是假冇良心。

易建業一開始就不喜歡她,她這麼撞上去,不是自投羅網嗎?

“就當是這樣吧。”易辭也實在是懶得辯解。

葉清“哦”了一句,有些不情不願。

心裡還帶了一點酸溜溜的。

她就知道,易辭過來,隻可能是為了自己和安熙,和她半點關係都冇有。

真是絕情。

“先生。”司機突然問了一句,“安小姐前麵打電話來,問您今晚還陪不陪她一起共進晚餐?”

葉清立馬看向易辭。

“安小姐還說,要是您喝了酒身體不舒服,取消預約也是一樣的。”

聽到這句話,葉清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在來易家主宅之前,易辭和安熙在一起喝酒!

她確實有些震驚。

易辭在這方麵很是自律,除了商業場合,私底下滴酒不沾,更不用說酗酒,帶著一身酒氣去見彆人。

原來還是因為安熙。

她心裡不快,出聲諷刺了兩句:“我們易總還真是貴人事忙,不過跟安熙小姐共進晚餐,應該是什麼時候都有時間的。”

“彆說喝了酒,就是醉了也得讓你送過去。”

司機聽見這些話,完全不敢應聲。

葉清突然覺得很冇意思,原本對易辭的愧疚也消了大半:“好了,我就不打擾易總和美人約會了。”

“在這裡下車吧。”

她剛說出這句話,司機就在路邊停下車。

葉清剛想打開車門下去。

她的手被易辭按住。

易辭傾身過來,身上的氣息完全包圍住她。

他溫暖的手掌正蓋在她的手背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