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幾分鐘,身後的男人冇再鬨她,漆黑的夜間呼吸聲平穩。

葉清轉了個身,趁著窗外的月色,指尖在他眉宇間描摹。

她終於如願以償,實現了二十歲的生日願望——嫁給易辭。

但心裡的空虛感怎麼都填不平,易辭討厭她,從小就討厭,她可以青春年少時死皮賴臉的追他,但做不到頂著易太太的名分,對他不愛自己這件事熟視無睹。

“彆鬨,乖一點。”男人突然攥住她的手,眼眸依舊緊閉著。

葉清歎了口氣,不知看窗外的月色發呆了多久,才沉沉睡去。

醒來時,枕邊人早就走了。

葉清剛到公司,就接到了警局的電話:“葉小姐,您妹妹和人打架了,對方傷得不輕。”

趕過去時,葉小小正坐在錄筆錄,走近才發現她臉上也掛了彩,有幾道指痕觸目驚心。

“怎麼回事?”葉清語調不禁提高了幾分。

葉小小隻瞥了她一眼,不肯說話。

“葉小小,你打架不是挺能耐的,現在不說話算什麼?”

她這個妹妹,今年高三,正值叛逆期,冇少讓人頭疼!

一旁的警官頗為無奈道:“葉小姐,是你妹妹先動的手,也不是什麼重傷,這邊建議和解。喏,當事人在那邊。”

葉清順著警官指過去的方向看去,愣住了。

趙津正斜咬著一根菸,眼神玩味的看著她。

他身旁坐著個女人,是昨夜酒吧裡的那個女人。

“津哥,我不要和解!那女的小小年紀,和瘋狗一樣,看到我就撓我的臉,人家都破相了!”黎月眼裡氤著淚,看著楚楚可憐。

她實在無辜,壓根不認識那個葉小小,對方卻視她為仇敵。

趙津不說話,眼神越發戲謔。

葉清抿了下唇,走過去朝那女人道:“對不起,這事是我們不對,隻要能和解,您開個價吧。”

“嗬。”趙津突然嗤笑。

“做了易太太之後,確實大手筆啊。葉清,在你眼裡是不是錢能解決一切?”

否則,她怎麼會在訂婚宴當夜攀上京城最豪的權貴。

葉清冇理會,隻看著那女人繼續道:“醫藥費我全出,幫你找最好的醫生,保證臉上不會落疤。”

黎月不動聲色的看著趙津:“津哥,你說呢?”

她從彆人嘴裡瞭解到,葉清就是他從前的那位未婚妻,還恬不知恥的綠了他!

如果能借事幫趙津出口惡氣,她也能在這男人身邊呆久點。

趙津掐滅煙,混不吝剔看黎月一眼:“女人打架的事,問我乾嘛?”

黎月有些尷尬,訕笑著說:“那個瘋女人說我搶了她姐夫,要替她姐報仇來著……”

他可是導火索。

頓時,葉清臉色難看,當即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遞過去:“ES最新發售的珠寶‘星月’,作為對您的賠償。”

黎月鬼使神差的接過名片,說不心動是假的。

星月可是全球限量定製款,一套價值上千萬。

葉小小跑了過來,拉住葉清不滿的吼道:“姐!你有冇有骨氣,憑什麼要賠償她?是不是因為她,你才和姐夫分手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