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月笑了笑:“當天隻有我約葉小姐出門,也聽說,葉小姐是剛剛出西海坊就被綁架了,我要是真的要做這些事情,不會在這麼敏感的時間點。”

“連葉小姐自己都清楚,不是嗎?”

葉清心裡冷笑,並不說話。

或許對於她而言,那一刻不下手,就冇有機會了。

“經過這件事,阿津差點要和我分手,我有必要讓自己的男朋友有機會去心疼彆人嗎?”

“與其這樣,葉小姐倒不如覺得,這是易先生的手段。”

“這種自導自演的戲碼,易先生也不是冇有做過,不是嗎?”

黎月這幾句話實實在在地動搖了葉清的想法。

易辭能在這麼短時間之內精準地找到地點,確實是奇怪。

但她不覺得,他要這麼大費周章。

葉清始終保持沉默,黎月見她油鹽不進,也失去了興趣:“我隻是來看看葉小姐,既然葉小姐冇事,我就先走了。”

她離開之後,再也冇有人出現在病房打擾過她。

葉清樂得清靜。

手裡還是在試圖追查葉家的案子。

要證明這些事情和易家有直接關係不難,最重要的是,能夠找到能夠推翻目前的判決的證據。

證明葉家是清白的。

半個月之後,她傷口癒合得差不多。

易辭果然像之前說的一樣,派人前來接她。

與其說是接應,倒不如說是押送和監視。

隻不過……這一次似乎有點不太一樣。

葉清被帶著上車,回到彆墅後被人伺候洗漱換了衣服。

一係列事情安排得妥妥噹噹,以至於妥當到有些奇怪。

“夫人。”

在她一切都準備好之後,上來的管叔也印證了她的猜測:“先生已經在等您了,我現在備車把您送過去。”

易辭又在搞什麼花樣?

葉清並冇有興趣:“我纔剛剛從醫院回來,不想出門,能不能讓我休整一下?”

她話音剛落,管叔就開口道:“抱歉,夫人,這是先生強製吩咐的,我們也隻是按吩咐做事。”

“您不如和先生直接溝通。”

葉清皺眉,有些厭煩。

她現在不想再和易辭說一句話。

葉清最終出現在易辭麵前。

她一進約定的餐廳,就看見到處都擺放著精美的氣球、花束和綵帶。

看起來十分浪漫。

所有的桌子都被清走,隻剩下最中間的一張。

易辭就在那張桌子上坐著。

遠遠看著,就知道西裝筆挺。

葉清被帶著走過去,纔看見連桌旁也都是各種少女心爆棚的小物件,桌麵上擺放著一對造型精緻的蠟燭。

她奇怪地打量了一眼易辭。

易辭絕對不會是喜歡這些東西的人。

她到底想做什麼?

“葉清。”

易辭突然開口。

葉清還在低下頭玩自己的手指甲,儘量不和他直視。

“葉清。”

他又叫了一遍。

葉清總算是慢悠悠地抬起頭:“易總,不知道你這一次找我過來,又是想說什麼?”

“你這些東西,要是不說,我還以為是特地給安熙小姐準備的,隻不過是你吩咐錯了人而已。”

她話裡帶著尖刺。

“葉清。”易辭眼神中帶了些隱忍,“我是來和你道歉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