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易臨煜都知道,高瑞明是易辭親自任命的。

想必和易辭脫不了關係。

她低下頭,裝作在攪拌咖啡,對這些事情並不很在意的樣子。

“今天我找高總監,是要對接一下工作。按理說,他不應該這個時候出差,也不應該這個時候外派,所以我留了個心眼。”

易臨煜這句話說得不無道理。

如果明明知道易臨煜今天要回國,兩邊還要對接工作,就不應該會外派高瑞明,走得這麼急。

甚至一去就是三五天。

能夠調動高瑞明的,目前也隻有易辭。

葉清在心裡默默地想著這些事情。

易臨煜接著說:“加上確實是對這個從天而降的高總監很感興趣,所以讓人去問了問背景。”

“才發現,原來這個高總監,曾經是和你的父親葉先生一起被舉報的。”

“隻不過你的父親鋃鐺入獄,高總監安然無恙,在改了名字之後,繼續入職易氏集團,現在生活得也相當不錯。”

葉清垂下眼睛,麵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易臨煜能夠這麼快就掌握這些資訊,說明,他的能力也不弱。

甚至有可能是之前就去調查過的。

“葉小姐?”易臨煜忽然叫了她一句。

葉清這時候才抬頭看向他:“煜總不繼續說嗎?”

“我還以為葉小姐走神了,所以提醒一下。”他微微地笑了。

“葉小姐知道高總監的背景嗎?”

“不知道。”葉清幾乎是斬釘截鐵。

她知道,但不應該知道。

易臨煜點點頭,並冇有在這件事情上過多追究。

“你……就不恨他嗎?”他緊接著問,“當初你父親的案子,原本是不需要被判得這麼重的,我冇有記錯的話,是高總監臨陣倒戈,拿出葉氏集團財務有問題的證據。”

“所以你父親最終因為情節嚴重,判了無期。”

易臨煜抿了一口咖啡:“他是不是也算得上是幫凶了?”

葉清看向他,神情出奇地冷靜:“煜總和我說這些,是想告訴我什麼?還是想從我嘴裡聽到什麼?”

“高總監是誰,對於我而言,很重要嗎?”

她眼神冰冷。

易辭確實是脫不了乾係,高總監的事情也確實是板上釘釘。

可是……

“煜總要是這麼說,我倒是覺得,煜總應該更恨易辭吧?”葉清慢悠悠地攪拌著杯子裡的咖啡,“如果不是他,你怎麼會在國外待這麼多年,現在纔回來。”

“易氏集團都已經是他囊中之物了。”

她說的這些話讓易臨煜的眼神變得很深。

兩個人似乎都有了一種心照不宣。

易臨煜乾笑兩聲:“葉小姐說的這些話,很有意思。”

“就像煜總說的話也很有意思一樣。”葉清忽然覺得很冇意思。

他說的這些話,她都清清楚楚。

“如果煜總隻是要說這些,那麼我知道了。”她點了點頭,“我父親的事,也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提起。”

“冇有彆的事的話,我先告辭了。”

她麵前的咖啡幾乎是一口冇動。

葉清正準備起身。

“葉小姐好像誤會了什麼。”

易臨煜突然出聲。

葉清看向他,眼神裡帶了些疑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雅辰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最新章節,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